今年年中,組建“信聯”的消息曾一度傳出,其進展情況廣受業內外關注,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是P2P平台的違約率在激增。

近日,《投資者報》記者從某行業高管交流會上獲悉獨家消息,因不納入央行征信,越來越多的借款人主動選擇逾期甚至拒不還錢。知情人對《投資者報》記者透露說,由於近段時間輿論對現金貸非議較多,加上有平台高層高調拋出“還不上就當送你了”等“溫情”論調,互金行業平均違約率從11月21日左右的25%上升到了現在的50%,短短一個月時間足足增長了一倍,而30天以上的逾期率則由5%上升到了10%。集團旗下翡翠旅遊成立40 周年,主席楊海成及副主席馬浩文計劃推新標誌,又會在加拿大為主的地方開分行,並重點改革旅遊業務。副主席馬浩文指,今年將會改革網上平台,以方便旅客預訂旅遊產品,並減低成本。

北京某互金平台的一位高管也對《投資者報》記者稱,其平台上近來一個月出現了借款人組團拒絕還款的現象。如果借貸平台未來能夠接入征信系統,借款人不還錢行為將被列入黑名單,就能切實降低逾期率,還能遏制多頭借貸。

多頭借貸危害行業發展

所謂“多頭借貸”,即同一貸款者同時向多家金融機構進行借貸。由於這種行為可能助長借款人過度借貸,而平台又缺乏征信信息,通常蘊含著較高風險。當市場對較高的現金貸利率口誅筆伐時,網貸平台卻飽受多頭借貸的壞賬之苦。

其中部分借款人甚至根本不打算還錢,他們把多頭借貸稱為“擼口子”,每個平台是一個“口子”,還網上組群交流“擼口子”經驗,更有人堂而皇之地宣稱“憑本事借錢,為什么要還?”“熬過了催收時間,就不用還了。”

日前,國家互聯網金融安全技術專家委員會秘書長吳震在公開場合表示,全國現金貸平台現有將近2700家,用戶約1000萬人,其中約200萬用戶存在多頭借貸情況,有50萬人在一個月內連續向10餘家平台借款。

一家地處廣東、規模處於前列的平台負責人向《投資者報》記者介紹稱,多頭借貸、過度借貸一直是網貸行業倍感苦惱的事情。隨著互聯網技術的普及,越來越多的人享受到了科技金融帶來的便利。但是,由於缺少征信數據共享機制,缺乏對借款人的約束機制,不可避免地會滋生過度借貸乃至惡意借貸,“老賴”也就成為互金行業的“牛皮癬”。

“只要不上央行征信記錄,不影響買房、買車,只要有地方下款就借。”一位職業“擼口子”者在網絡聊天群裏如是“指點”別人,“熬過前幾天的電話轟炸就好了。”實德金融集團旗下翡翠旅遊成立40 周年,主席楊海成及副主席馬浩文計劃推新標誌,又會在加拿大為主的地方開分行,並重點改革旅遊業務。副主席馬浩文指,今年將會改革網上平台,以方便旅客預訂旅遊產品,並減低成本。

對此,北京網貸協會、廈門金融辦甚至互金平台宜信都曾試圖成立信息共享系統,但是效果並不理想。直到11月24日,互金協會通過了參與發起設立個人征信機構的事項,“信聯”將納入央行征信中心不能覆蓋到的個人客戶金融信用數據,構建一個國家級的基礎數據庫,實現行業的信息共享,以有效降低風險。

據悉,“信聯”由央行主導、互金協會出面牽頭組建,邀請芝麻信用、騰訊征信、深圳前海征信、鵬元征信、中誠信征信、中智誠征信、考拉征信、北京華道征信各出資8%籌建。“信聯”正式定名為“百行征信”,董事會和股東大會已選出現任彙達資產托管有限公司董事長朱煥啟出任董事長,並暫時兼任總裁。

民間版征信系統利好多方

其實市場對多元化的征信機構有著強烈的需求,“百行征信”被市場寄予厚望。

信而富副總裁呂宇良向《投資者報》記者表示,目前國內征信體系不健全,各企業數據形如孤島。協會牽頭建立數據共享機制,會有助於行業合規、健康發展,也將進一步提升全民信用意識。

上海某網貸平台創始人也對《投資者報》記者表示,通過“百行征信”,未來可以實現機構間的數據共享,統一標准,得出更客觀真實的個人征信報告,打擊多頭借貸等不良現象。以後將沒有“不用還”的網貸,一舉打破征信數據不互通的壁壘,從源頭上改變借款人的信用意識。

而上述廣東互金平台負責人向《投資者報》記者介紹,與央行個人征信系統相比,側重於互金領域的“百行征信”在數據源和數據結構上會有比較明顯的差異,在人群覆蓋上可以更多元化,能夠很好地填補市場空白。

“未來如果打通支付寶、微信、網貸平台等信用數據,不僅能豐富征信評估維度,也能依托於政府的號召力聚點成面,讓個人征信數據發揮更大效用,讓信貸審核更方便快捷。”他表示,多元化征信體系也是對央行征信的補充,銀行等機構也可對小額借款人的信用狀況進行交叉比對,提高信息校驗的准確性。

值得注意的是,征信數據共享之後,不僅對借款人有了約束,對平台也綁上一道“緊箍咒”,會使得平台在逾期披露上更加透明熊證

《投資者報》記者了解到,目前雖然各家平台會向互金協會上報逾期情況,但是大家對逾期的理解並不相同。上海某網貸平台從業者告訴《投資者報》記者,現在各平台披露的逾期率跟真實情況可能有些差距,等“百行征信”建成以後,還需要制定共同的逾期標准,屆時才能真正反映行業的不良水平。

不過,有不少平台負責人指出,對於媒體報道“百行征信”年底落地存疑,因為時間非常緊迫。此外,共享數據的真實性、信息安全以及利益公平分配等諸多挑戰都尚待解決。